留个面子,等浪子回头

三月份我校启动了民主治校示范学校创建活动,要求各班组建家长委员会,密切家校互动。六十多岁的老严是被推举为我班家长委员会头头,他很高兴,也很在意,经常给我打电话,QQ留言,交流信息,反映家长们的意见或建议。老严也常常为如何带孙子烦恼,儿子媳妇在外地工作,把孙子扔给他,孙子也调皮,又娇气,还会打电话给媳妇告状,对付起来不容易。一来二去,我们产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老严没什么文化,可是培养了五个孩子,个个成器,现在带孙子,感到吃力,时代变了,孩子老上网,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常常和我探讨,我也愿意听他说话。
一个星期日,住读生都来到了学校,有几位值日老师也陆续来到学校。我正在办公室里备课。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骚动,只听见有人大声喧哗,像是在吵架一般。莫不是学生出了什么事?连忙跑出去查看,看见一大群学生围在一起,其中也有一位家长情绪激动,对着一个教小强的男孩指指点点,中间的那个学生,耷拉着脑袋,满脸通红,像受了惊的小鹿一样瑟瑟发抖。
我把家长请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冷静下来慢慢讲,原来家里丢了钱,咬定是小强干的。原来这孩子周末跑到他家里玩了半天,和他孙子玩了捉迷藏。
小强是个很特殊的学生,家住在古水坪的大山深处,爸爸因病去世,有个双胞胎妹妹。母亲外出打工,他就和妹妹相依为命,住在除租屋里,虽然学校社会给了很多支持和关爱,可是家庭教育的缺失还是带来了许多负面的影响,也确实有过拿别人东西的事情发生。
 我请求这位家长给我一点时间,孩子还小,才十二岁,不要搞得满城风雨,我会给他一个说法。
我预感到这事情十有八九是小强干的,前任班主任也说,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一番斗争后,小强承认他拿了个“红版”。他痛哭流涕,哀求我保密,说出去没脸见人,也没法见妈妈。
我和几个老师讨论,大家认为这孩子其实是屡教不改,应该公开处理,下猛药,出重锤,指望“润物细无声”,没门。
我想起家长委员会的老严,听听他的想法。
 他见了我第一句话就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觉得还是要保护,不能撕破脸,给孩子留个面子,相信他的回心转意,不管怎么讲,小孩出问题,根子在大人,在家庭。
确实言之有理,我把小强喊来,让老严跟他单独谈了半个钟头。
“我就认他当个孙子吧,孩子也可怜,这么个家庭状况,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救人于迷途,胜造七级浮屠啊,老严的话深深打动了我,也坚定了唤浪子回头信心和勇气。
我把情况向何做了汇报,何告诉他:“生活有困难可以找老师、找学校,我们会帮助你的,千万不能拿别人的东西”。
我们低调的处理了这件事情,像老杨说的那样,给熊孩子留个面子,期待他浪子回头,回心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