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情感世界(学生部分)二

(一)亲情篇

1.神奇的紫荆树

隋朝时,田真、田庆、田广三兄弟刚把父亲的丧事办完就决定分家。很快,他们就把所有家产都分成了三份。

分家后的第二天傍晚,三兄弟来到庭院议事,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分的。老二田庆看着院中那棵开满紫红色花朵的紫荆树,突然之间又有了新的想法:家都分完了还留着这棵树干什么?干脆也把它给分了。三弟田广立刻响应:“对!对!分家了没有人会去照顾它的。再说紫荆树的树皮和木材都可以做成药,我们何不一分为三,一家一份还能卖个好价钱呢。”

老二老三很快拿来了锯子和斧头。“慢!”哥哥田真伤感地说:“弟弟啊,紫荆树见证着田家的历史,我们不能伤害它。你们看这些美丽的花朵和碧绿的树叶,它们象征着田氏家族的兴旺,老树蕴藏着我们对老祖宗无尽的思念和寄托。不能砍啊!”

“哥哥,你太傻了。家都分了,还留着它干什么?锯了吧。”两个弟弟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分了吧!分了吧!”

眼见着两位弟弟坚决的样子,田真叹了口气,默许了他们的做法。因为天色已晚,三人决定隔天就将老树瓜分。

又一个早晨来临了,兄弟三人又一次聚集到紫荆树下。可是令三人大惊失色的是原本茂盛挺拔的紫荆树,一夕之间突然全部枯萎凋零了。原先壮硕挺直的枝干,顷刻间成为枯木,青翠碧绿的树叶已成片片黄叶……仿佛紫藤已经知道自己难逃厄运,于是就抢在三兄弟前面自行了断了。

见到这个情形,田真捶胸顿足,仰面哭泣:“报应啊!报应!连树都不忍分离,我们简直是禽兽不如!”“大哥,我们错了!这树不分了!”羞愧难当的两个弟弟郑重地做出了决定。

田庆追悔不已地说:“小时候,我们承欢于父母膝下,一大家子其乐融融。那样的生活是多么的令人怀念啊。” 

田广伤感地说:“我排行最小,从小都是两位大哥在照顾我。其实我是真的离不开你们。” 

田真接过话茬说:“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继续从前的生活呢?弟弟啊,让我们尽释前嫌,恢复从前的大家庭吧。”

说话间,三兄弟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他们拿来了分家契约,在紫荆树下烧毁,击掌相约一定会以亲情为重,同舟共济,共同经营幸福的生活。三兄弟在紫荆树下默默地祈祷着,感恩神树的及时指点,才使他们以树为鉴,团结一心。

更神奇的事在第二天的一早出现了,兄弟们打开门窗,看到的居然是满院的青翠!紫荆树又活了!不仅如此,它长得更茂盛了!

田家三兄弟经过这个变故后,深深体会到了亲情的可贵,变得更加团结、更加和睦。而神奇的紫荆树,也变得更加繁花似锦、更加生机勃勃了。 

2.电扇的价值[1]

“一台电扇值多少钱?”张教授讲课时,这样问道。面对七嘴八舌的回答,他说:“一台电扇通常是有价的。但有时,它所体现的真情,是无法估价的。”随后,他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二十年前,一场只有十来人参加的婚礼,见证了一个特殊家庭的组建。说特殊,是因为夫妇俩都是身患残疾:丈夫的脚走动不便,妻子双目失明,但夫妇俩相亲相爱。一年后,一个小生命诞生了,是个儿子。

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生活也就很平常了。然而,厄运突然降临到这个家庭:一次归家途中,丈夫不幸遭遇车祸,离开了他热爱着的生活和他牵挂的妻儿!

失明的妻子在一次次哭昏过去后,咬着牙,拄着竹杖,又回到福利工厂上班去了。她下定决心,不仅要把儿子抚养成人,更要把儿子培养成才。她觉得,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丈夫,才对得起那个苦命的孩子。

她自己只吃最简单的饭菜,积攒着每一分钱,为孩子上学做准备。孩子入学那一天,她把孩子送去学校。到校门口,她停下,对孩子说:“妈妈不进去了,孩子,好好读书!”孩子懂事地点点头,向妈妈说声再见,飞奔进校。母亲的心随着孩子的脚步声被揪起,忙喊:“慢点!”

那回,孩子到家后,觉得身体不适,但还坚持做着作业。听到母亲竹杖的点击声,他像往常一样,去迎接母亲。就在走到了门口的那一刻,他差点晕倒。母亲听得儿子的声音蔫蔫的,忙摸他的脑袋,发觉烫得厉害。到了医院,医生说要住院,孩子死活不肯。做母亲的流着泪,配些药,把孩子带回家。她知道,孩子不肯住院,是因为知道她承担不起这笔费用。她为孩子的懂事而感动,也为孩子的早熟而心疼。

多少年了,家里没有添置过任何电器。母子俩只有一间住房。到了夏天,屋内闷热异常。为了让儿子睡好觉,每个夜晚,母亲都要摇着那把蒲扇,轻轻地在儿子上方扇着,直到他沉沉地睡去。一年又一年,蒲扇摇破了四把。

儿子更加懂事了,他不再允许母亲为他扇扇子。有一次,为这事还闹起了矛盾。儿子说,你再扇,我就不睡了。母亲拗不过儿子,她哭了,说:“孩子,你不幸生在咱家,妈别的做不来呀!”儿子说:“妈妈,有你这样的母亲,是我的福气!”母子俩,相互安慰着,失声痛哭……

儿子品学兼优,顺利地考进初中、高中,以优异成绩被推荐参加国外一所名牌大学的招生考试,并被录取。知情的人们都为这一消息而高兴,母子俩却犯了愁。母亲愁的是费用,儿子愁的是自己出去以后母亲怎么办。母亲知道儿子的想法后说,妈不要紧的,有单位和邻居呢。再说,你不出国,不也要住校吗?儿子想想也对,他对母亲说,费用可以贷款的。

那日,领到贷款,他急匆匆赶到商场,挑拣许久,购买了一台电扇。接上电后,他拉母亲的手:妈妈,你试一试。母亲试了一下,风,便柔柔地吹刮过来。母亲的脸上,透着笑,淌着泪。

他扶母亲在床沿坐下,倚在母亲的脚边,慢慢跪下,喃喃地说:“妈妈,儿子就要出国了,你多保重!等我毕业了,无论在哪,我都把你接去。”他抬起泪眼,望着母亲已显苍老的脸,摇着母亲的手,恳求道:“妈妈,你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一定保重!啊,答应我,妈妈!”

母亲扶起儿子,说:“不哭,咱应该笑才对。生活不是好多了吗?”

相依为命的母子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屋内很静,除了透着喜悦的抽泣外,就是那台电扇转动的声音。

张教授的故事讲完了。整个教室内,寂静无声。稍后,便听得低低的唏嘘声,同学眼中都噙着泪水。

故事中的儿子,就是张教授自己。

[1]作者:吴颢 , 摘自屈华小语网:http://quhuaxiaoyuwang.5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