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情感世界(学生部分)四

(二)友情篇

1.歌曲(歌词)——友谊地久天长[1]

友谊地久天长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

心中能不欢笑

旧日朋友岂能相忘

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万岁

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

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我们曾经终日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

我们也曾历尽苦辛到处奔波流浪

友谊万岁

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

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我们也曾终日逍遥荡桨在微波上

但如今已经劳燕分飞

远隔大海重洋

友谊万岁

万岁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

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我们往日情意相投

让我们紧握手

让我们来举杯畅饮

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万岁

万岁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

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万岁

万岁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

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万岁

万岁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

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2.王老师和张老师

教音乐的王老师和教的张老师是一对好朋友,就职于同一所学校,尽管一个西装笔挺,皮鞋锃亮,吹风烫发;另一个爱穿长衫、布鞋,胡子拉茬,不修边幅,但是打扮迥异、脾性不同却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友谊。

    “文革”来临,颇为浪漫小资、享受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王老师惨遭批判,而出身贫苦的张老师被推举为“革委会”副主任。上任不久的张老师主持了第一场批斗会,宣布了对王老师的处理决定——强制押送农村进行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监督!

  就在王老师夫妇被押送到偏僻小山村的第二天,张老师的两个儿子就送去了大包的慰问礼物,还告诉王叔王婶,尽管放心住下,父亲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王老师的女儿要出嫁了,可是一想到正在改造的父母不能来参加自己的婚礼时就悲从中来。不料结婚那天,娘家席上竟然出现了张老师一家人,而且还送上了在当时被称为奢侈品的黑白电视机,引起了足够的轰动。

   “文革”后,平反昭雪的王老师夫妇又回到了学校。正逢张老师的爱人生重病急需大笔费用,王老师想法让医院给张家出具了一张三百多元的收据,而他暗底里付给医院的四千元钱是他平反补发工资的大半!

    长辈的友情带动了小辈之间的情谊,张家的孩子结婚由王老师操办,王家的孩子结婚就由张老师操办。空闲时两家经常聚在一起,或外出郊游或举行PARTY……

王老师离休后的第一年不幸得了肺癌,弥留之际拉着刚刚丧偶的张老师的手,请求他照顾好自己的妻子,并代行一家之主的职责。

  张老师跺着脚说:“这还用你嘱咐?!”王老师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从此后,张老师每天下班后总要到王夫人那里坐半个小时,然后再回到自己的家。每逢中秋、元旦、春节,都一起欢度。两位老人被两家子女簇拥在中间,真情融融,其乐陶陶。

[1]苏格兰民歌,美国电影《魂断蓝桥》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