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1 研学旅行是新课程的亮点1

研学旅行是我国新课程计划规定的小学3-6年级、初中7-9年级和普通高中阶段学生必须学习的一门必修课程。它集中地体现了我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基本理念和核心目标,是新课程的亮点,也是新课程的难点。研学旅行课程的常态化、有效性的实施状况,直接反映了新一轮课程改革的成效。因此,每一位投身课程改革的教师、和教研员,应该积极承担起研学旅行的课程责任。

一、走进研学旅行课程                                                             

2004年1月4日,CCTV-2对话节目播出了耶鲁大学莱文博士和北京大学许智宏教授的对话。主持人对两位提出了许多问题,两所世界著名大学的的回答,足能引起每一位中小学教师的思考。他们的回答究竟说明了什么问题?

1.每一个学生在进了大学之后,您认为最重要的三大任务究竟是什么?

莱文:①Question everything;②Study hard;③Think for yourself。

许智宏:①做学问;②学会做人;③发展为社会服务的能力。

2.如果对两个大四的学生进行选择和面试,您作为最想对他们提的三个问题是:

莱文:①你说过去你创办了杂志,什么杂志?②在学习中你觉得受益最大的是什么?③什么东西让你兴奋,能帮你成为老板?

许智宏:①你认为课程重要还是实践重要?②北京市的教育体制使你失去了什么?③你喜欢什么样的教师?

两位的回答都非常精彩,其中有一个令人深思的共同理解,那就是:教育需要发展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学校必须关注学生的实践学习。

五年来,仍然有许多人对中小学开设研学旅行课程不理解,说什么“研学旅行课程与中考、公益活动无关,在这门课程上花时间不划算”,“研学旅行不能帮助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研学旅行是从国外引进的一门课程”等等。其实,我国基础教育阶段开设研学旅行课程有充分的依据,但最根本的有十大理由。

(一)时代拒绝“书呆子”

我国的基础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就是培养了一大批会考试的学生,很多中小学过于注重考虑把他们送入高一级学校或者送入大学。面对复杂的信息化社会、开放的时代、全球化浪潮,以及竞争激烈的生存环境,仅仅会考试,缺乏充分的问题意识、实践能力、创新精神,难以具有良好的综合素质。我们对4所共400名大学毕业生中未就业的原因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近几年来,我国大学毕业生中有25-30%的毕业生未能就业, %

这些大学毕业生为什么难以就业?可能与研学旅行的缺失有关。问题意识、创新精神和综合实践能力的缺失,对自然、社会和自我的整体认识局限,显然是与信息化时代、全球化时代、知识经济时代、可持续发展时代的要求格格不入的,仅仅会考试的“书呆子”一走出学校,就会被社会所抛弃,一毕业就意味着失业,这是教育的悲剧!

中小学教育不能仅仅把眼睛盯在眼前,要多一些对每个学生的一生负责的教育责任和教育行            为方式,开设研学旅行课程,完善课程结构,更新人才培养模式,赋予学生完整的发展机会。

(二) “处事”胜于“解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德洛尔报告”,即《教育?财富蕴藏其中》指出,面对时代的挑战,世界各国的基础教育务必引导学生“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和工作、学会生存”,并把这“四个学会”称为“基础教育的四大支柱”。

获得知识,善于解题,不是基础教育的核心价值追求。引导学生学会学习,形成自主获取知识的愿望和能力,发展他们的思维品质;促进学生运用所学知识,在实际情景中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实践能力和创新品质;发展学生合群、合作的意识和能力,具有团队精神和能力;培养学生适应社会、自主发展的愿望和能力,引导他们分享人类共有的核心价值观,并形成良好的为人处事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越来越成为这个多元化时代对基础教育的本质要求。

创新时代,创新人才的培养,呼唤实践教育。

(三)实践出真知

北京市人民大学纪宝诚教授说,在我国大学优秀毕业生中,90%以上都是在大学期间参与实践学习和各种社会实践活动较多的学生,在重点大学中,这一比例更高。世界著名大学,比如哈福大学、耶鲁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每年在北京市录取的高中学生中,100%都是在普通高中阶段经常参加各类社会实践活动,且实践能力特别强的学生,这些学生绝对不是北京市各地普通高中考试成绩最高的学生。

对学生而言,教育中传递的知识大多属于“公共知识”,惟有学生个人的体验、理解、感悟、思想才是他们的“个人知识”。“个人知识”的深度与广度、质量与结构,在极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成功。

 “个人知识”从何而来?从实践中来,从反思中来。在学校教育中,学生获取知识的途径和渠道过于依赖教师的教授和书本知识的学习,缺乏自主思考、动手操作、实践学习,这是当前基础教育需要解决的人才培养方式问题。

(四)全人教育

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活动,知识获取也不是教育的全部任务和职责,即使是知识,它也不仅仅是个科学的问题,而是与学生的命运、幸福有关的问题。教育指向的是一个整体的人的全面发展需要。学生的认知领域发展、情感领域的发展、动作技能领域的发展和人际技能领域的发展需要,是教育必须关注的。

学生是一个有待全面发展的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个知识的容器,正如古罗马教育家普罗塔克所说:“儿童不是一个需要填满的罐子,而是一颗需要点燃的火种。”面对多元化社会的需要,仅仅把学生看作是知识的容器,仅仅把知识传授看作是教育的全部,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发展的需要了。

全面发展的人,需要全面发展的教育,需要处图1.4华君武作:《某种教师》理好“正式教育(formal education)”和“非正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 span font-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roman'">)”的关系。对每个学生的发展而言,书本知识的学习、积累甚至训练是不可或缺的,同样,生活经验的积累、感悟与升华也是不可或缺的。

(五)生活是个大课堂

教育联系学生生活和社会实际,已经成为一条教育的公理,同时,也是我国新课程的基本理念之一。因为生活时时有教育,生活具有教育的意义;生活处处有教育,生活具有丰富教育的资源。

现实的基础教育必须关注现实生活的变迁。基础教育既是个体生活的需要,又是社会生活的需要。面对复杂的社会背景,基础教育应体现其对社会生活的简化、净化和平衡功能,有计划、有系统、有组织地将中小学生融入现实的社会生活背景之中,体现教育的生活意义、生命意义。 教育本身不仅仅是一种生活,而且是儿童的生长与发展过程,是一种建构理想生活的活动,因而,基础教育不仅应使儿童体验到生活的乐趣,而且应关注儿童在基础教育中的生活方式,并从发展的角度建构儿童的生活方式。

长期以来,我国中小学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之一,就是教育教学远离学生生活和社会实际,仅仅重视书本知识的教学与训练,极端地强调认知性学习,忽视生活学习和实践学习这一重要的方式。单一的书本知识教育教学的方式,剥夺了学生在开放的社会背景、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中发展的教育机会,导致高分低能、低分低能、缺乏动手操作的能力和社会实践能力等问题,极大地阻碍了学生生动活泼、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远离生活的教育弊端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六)“学校不是鸟笼子”

开放的时代呼唤开放的教育!2001年春节期间,江泽民同志在看到了浙江金华市一个中学生因不堪学校沉重的学习负担和家长的压力,残忍地杀害亲身母亲的报道后,发表了《关于教育问题的谈话》。他说:中小学“不能整天把中小学校学生禁锢在书本上和屋子里,要让他们参加一些社会实践,打开他们的视野,增长他们的社会经验。”这段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长期以来我国中小学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改革中小学教育的建议。

多少年来,中小学过于封闭,学生的成长经历被局限在学校的围墙之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封闭的学校教育活动,导致学生对自然、对社会、对自我缺乏充分的整体认识和理解。在信息化社会、学习化社会,学生获取知识的方式已经呈现出多元化、全方位的特征,学校教育尤其应该具有开放的教育观念和开放的教育视野,超越学校空间对学生成长的局限性。

(七)经验就是财富

2001年,公益统一公益活动语文试卷中的大作文题是“诚信”。教研室语文教育实践活动研究研学导师通过对考生的作文试卷分析发现,普通高中毕业生在作文中所列举的例子表明,他们的经验普遍存在着低幼化、虚假性等特点。生活经验、社会体验的缺乏,导致考生对“诚信”这一与社会现实联系十分紧密的作文话题,在作文中无话可说,说不到点子上,缺乏基本的理解和深度。据分析,原因之一,就是学生缺乏起码的社会生活经验,以及对社会现实问题的理解和认识。真实的社会生活经验、社会体验的缺乏,成为我国中小学生发展中的普遍问题。

对每个人的成长而言,经验就是人生的财富,是发展中的过程性资源,是学生成长过程中的条件性资源。经验是认识的基础,是理解的条件,是观念表达的背景。对学生生长必须的人生智慧、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的形成与确立来说永远仅仅是一种“材料”,而不能成为一种“养料”。从公共知识到个人知识的转化过程,需要经验的参与,需要经验的改造过程,需要各种“实践学习”的过程。学生的“个人知识”不仅来源于对“公共知识”的转化,还来源于个人经验的升华。对学生的生长而言,如果我们把“公共知识”转化为“个人知识”的过程称为“外在输血过程”的话,那么,学生个人经验的升中华“个人知识”的过程则是“自我造血过程”。丰富学生经验,积累对自然、对社会、对自我、对人身甚至对文化的经验与感悟,成为我国中小学人才培养模式创新中必须解决的难题。

(八)课堂教学不是学生发展的惟一主渠道

学生的学习成绩的影响因素多方面的,而课堂教学不是惟一产生作用的重要因素。OECD所组织的“国际学生评价项目(PISA)”的数据分析表明,在参加PISA测验的OECD国家中,对于学生的阅读、写作成绩中,学校教学对学生成绩差异的解释率平均为36%。在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等北欧国家,学校教育行为对于学生成绩差异的解释率只有10%甚至更低。德国、奥地利、比利时等国家,学校对学生成绩差异的解释率约为60%。我国研学导师“新课程学习质量评价项目组”通过应用模拟PISA测验建立的学生学习质量数据分析系统检测表明,我国中小学生在语文、数学、英语等方面的学习成绩上,学校课堂教学的解释率为40%。

由此看来,多年来人们信奉的“课堂教学是主渠道”的所谓教学规律,值得质疑,需要重新阐释“课堂”、“课堂教学”的内涵,重新思考学生发展的途径和学习方式等问题。

新课程强调学习方式的多样化,反对单一的接受性教学,主张主动参与、乐于探究、勤于动手,实质是对封闭的课堂教学、单一的接受性学习的超越。学习方式,是指反映的是学生在教育过程中的成长方式。

(九)世界教育之势

开设活动课程、实践课程,并不是新课程的独创,而是面对时代发展和人类学习方式的变革的共同举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挪威、法国等国和我国台湾省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都注重开设研学旅行类的课程。但这种课程在各国和地区的课程标准中的称谓各不相同:

1.美国

在美国各州的课程标准中,没有统一的“研学旅行”这一课程,但各州都设计了具体的、不同类型的综合实践性活动的课程。主要有:

①自然与社会实践活动研究(studies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即STS)。通过调查实践活动研究和问题研讨的方式来进行学习,一方面使学生获得探究能力,另一方面,增强学生的探究能力、科学精神,以及社会责任感和综合的社会实践能力。②设计学习(project or design learning,简称PDL)。这种课程是一种应用性学习的课程,与课题的实践活动研究性学习相比较,设计学习更强调学生的自主设计和实践操作,如综合艺术设计、应用设计、产品设计、研学旅行课题设计等等,强调对学生生活中的现实问题的解决。③社会参与性学习(social participating learning)。社会参与性学习的重点在于参与社会生活领域,接触社会现实,注重开展各种社会参与性的活动,如研学服务(包括参与养老院活动、社会公益性活动等)、社会调查、考察与访问(包括访问政府首脑或地方政府官员等)。社会参与性学习往往体现不同地方的历史文化传统、社会生活方式和发展状况,它反映在不同学区的课程方案之中。

2.英国、法国

英国国家课程标准关于综合实践课程的设计与美国各州中设计的综合实践类课程有相似之处,主要集中在社会实践活动研究(social studies)和设计学习(project or design learning)等方面。英国中小学的社会实践活动研究围绕公民的形成(becoming informed citizenship),以及突出的政治、精神、道德、社会或文化问题来设计实践和探究的主题。[2][2]设计学习则主要包括综合艺术设计、信息与交流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等。法国课程标准中设计了一类“综合学习”的课程,其基本规范表现在两个基本方面:一是综合学习需要跨两门或两门以上学习领域,要求综合运用多学科的知识和技能;二是综合学习的活动方式应是多样的,涉及接受、探究、应用等基本学习活动方式。

3.日本

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中小学课程中一直有一类课程:“特别活动”,它包括校传统活动、学生活动和班级指导活动三个方面。由于“特别活动”与社会现实生活的联系不够紧密,还不能完全满足学生发展的社会性需要。日本文部省在1998年12月和1999年3月颁布的《学习指导纲要》中增设了“综合学习时间”。“综合学习时间”的增设,使日本中小学课程结构由“必修学科”、“道德”、“特别活动”的三个板块变成了由“必修学科”、“道德”、“特别活动”和“综合学习时间”构成的四个板块。[3][3]“综合学习时间”重视学生的兴趣和爱好,致力于培养学生主动开展问题解决式学习和探究学习的态度,引导学生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和思考方法,要求采取“综合体验性学习”和“课题实践活动研究性学习”等不同方式。

4.我国台湾省

我国台湾省于1994年颁布了新的《国民小学课程标准》和《国民中学课程标准》。新课程标准规定小学、中学设计了多样化的研学旅行类课程,课程标准中称为“综合活动”,它主要包括家政与生活科技活动、乡土艺术活动、辅导活动课程、团体活动等。

 

二、理解研学旅行课程

(一)对研学旅行的基本理解

研学旅行课程是教师引导下,学生自主进行的综合性学习活动,是基于学生的经验,密切联系学生自身生活和社会实际,体现对知识的综合应用的实践性课程。它包括实践活动研究性学习、研学服务与社会实践、劳动与技术教育等领域,并渗透信息技术教育。究竟什么是研学旅行课程?从实施的情况看,还是有许多模糊的认识,以及需要澄清的问题。我们觉得,首先应该把研学旅行作为一门课程来把握。

1.研学旅行课程是一种经验性课程

作为一种基本的课程形态,研学旅行课程超越具有严密的知识体系和技能体系的学科界限,强调以学生的经验、社会实际和社会需要和问题为核心,以主题的形式对课程资源进行整合的课程,以有效地培养和发展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探究精神和综合实践能力。

2.研学旅行是一种实践性课程

作为一种基本的课程形态,研学旅行课程尤其注重学生多样化的实践性学习方式,转变学生那种单一的以知识授受为基本方式、以知识结果的获得为直接目的的学习活动,强调多样化的实践性学习,如探究、调查、访问、考察、操作、服务、劳动实践和技术实践等。因而,研学旅行课程比其他任何课程都更强调学生对实际的活动过程的亲历和体验。

3.研学旅行是一种向学生生活领域延伸的综合性课程

作为一种基本的课程形态,研学旅行课程强调超越教材、课堂和学校的局限,在活动时空上向自然环境、学生的生活领域和社会活动领域延伸,密切学生与自然。与社会、与生活的联系。

4.研学旅行是三级管理的课程

作为一种基本的课程形态,研学旅行课程集中体现了新的课程管理和发展制度。在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研学旅行课程是由国家统一制定课程标准和指导纲要,地方教育管理部门根据地方差异加以指导,学校根据相应的课程资源,进行校本开发和实施。因而,研学旅行课程不仅仅是哪一级的课程,它体现了三级课程管理制度的特征和功能。因而,研学旅行课程是最能体现学校特色、满足学生个性差异的发展性课程。

因此,研学旅行不是教学层面的一种教学活动方式,而是课程层面的一种具有独立形态的课程。研学旅行课程为学生的发展开辟了面向生活、面向自然、面向社会的广阔时空。站在研学旅行课程的角度审视中小学,我们会发现,我们选择了一种新的教育生活方式。学校实施研学旅行的过程,将成为重建课程文化和学校文化的过程。

(二)对研学旅行课程的困惑

通过调查发现,对研学旅行课程的理解和实施存在一些疑问和困惑。你是怎样看待这些问题的?

1.活动就是研学旅行课程吗

案例呈现

下面是一位小学老师写给我们研学旅行项目组沈旖老师的一封信:《秋游是研学旅行吗》。信中问到:“学校的传统活动,比如春游、军训、读书活动、三跳比赛、歌咏节等,这些活动就是研学旅行吗?”

秋游是研学旅行吗?

沈老师:

您好!我是某某路小学的张莹,上次实践活动研讨,我们在网上“见”过面。您和您的团队让人羡慕,我在网上找到了您的QQ号,冒昧地给您写这封信。

我们区今年开始也开设了研学旅行课程,每周一节,我是班主任,安排我带一节课。上学期,区里有人到学校来培训的时候,也讲到这门课程的特征什么的,觉得这课还是很有意思的。真正让我来上,我又很担心,不知道怎么上课,在网上找了些研学旅行的文章,包括一些案例来读,比如你们区的《持卡时代》《我们一起看电视》等等,慢慢被这门课程吸引住,它离学生很近,有些还能和我的班主任工作结合起来。正准备用网上找到的方案,结合学生的实际试试时,学校通知说,这个课时取消,改上校本写字课。我很纳闷,问和我比较要好的教导主任王老师,为什么学校不开这门课?她说,学校开了这门课呀,研学旅行是弹性课时,包括学校的传统活动,比如春游、军训、读书活动、三跳比赛、歌咏节等,这些活动加在一起,课时足够了,没必要再另开课,还开玩笑说,是不是不够忙,想找些事来做?

我可不想找事做,没事,当然是好,不开课也好,只是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比如学校的春秋游活动一般是带学生到公园、动物园这样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然后是坐在一起胡吃海喝,我觉得都快成了吃喝游了,动物园,我们班都去过两次了。说实话,每学期学生还是盼着那一天,但我带这个班五年了,学生回来后会比较失望,没什么好玩的,给他们提出回来后写作文,有的孩子竟然说,能不能不去。再说读书活动,一般就是每班选几个语文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发张读书比赛的卷子,然后评奖,大队部会要求出一期相关的黑板报。歌咏比赛和三跳比赛也都是老师们辛苦的安排好一切,学生只是参加一下而已。

我总觉得这与我读的那些文章里所提到的研学旅行课程自主性、开放性、综合性、生成性什么的没什么关系,我好奇的是这些活动也是研学旅行吗?

我可不想没事找事,但我会在我的实践活动时间里做一些尝试,我觉得,有时候,有些事情我做了,只需要换一种方式。

如果您太忙,不需要急着回复,我只是问问。在学校不准用QQ,我一般只晚上实践活动。

祝好!

张莹

2006-9-21

案例思考

张莹老师的问题很有代表性,确实是研学旅行课程在实施时出现的一种状况。在不少学校,把活动看作是研学旅行,比如春游、军训、读书活动、体育活动、歌咏节等;也有学校将校传统活动作为研学旅行的一部分。

有人说“综合实践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真是这样的吗?如果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些活动与研学旅行课程理念相悖的地方。本案例中的春秋游活动、读书节及歌咏比赛等活动,在实施中有明显的不足,比如,形式化倾向严重,只注重活动结果,而没有活动过程;没有针对性,目的性不强,即使教师在设计活动方案时有目的,但学生并不了解;在这些活动中学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参与者,常常处在被安排、被设置的被动的配角地位,学生不可能在这种活动中享受到自我发展、自主成长的快乐。这种没有主题,没有问题活动,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更不用说是学生自己的问题,所以它们不符合研学旅行课程的基本特征:自主性、开放性、综合性、生成性、实践性,可以说,这种类型的传统活动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研学旅行课程。

活动不一定就是研学旅行课程,但研学旅行课程一定要有活动。一种活动能否成为研学旅行课程,取决于研学旅行课题设计中的“课程意识”和对活动的课程定位。活动要成为研学旅行课程,必须满足下列基本条件:

⑴活动要有主题和问题;

⑵活动要有清晰、可观测的目标;

⑶活动要有问题解决的基本方法;

⑷活动要有有序的研学旅行方案咨询策划服务学校项目和行动过程、活动过程中的信息搜集与处理、活动过程记录;

⑸活动要有中小学校学生互动、生生互动,要有活动体验的总结。

这些基本条件实质就是研学旅行的主题与活动内容、课程目标、学习活动方式、活动过程、活动总结和体验与感悟。

2.学科活动是研学旅行课程吗

案例呈现

下面是湖北某市一所实验初中制定的研学旅行课程实施方案。从中不难看出,该校把学科课程中的活动学习作为研学旅行课程来实施,把研学旅行当作学科课程的延伸化的学习活动。这种理解和处理方式合理吗?

湖北省某市实验初中研学旅行课程实施方案

(摘录)

二、研学旅行课程内容安排

1.初一上学期:语文综合活动

2.初一下学期:数学研学旅行

3.初二上学期:物理研学旅行

4.初二下学期:化学研学旅行

5.初三上学期:思想品德研学旅行

6.初三下学期:体育研学旅行

案例思考

这所实验初中研制了研学旅行的学校实施方案,值得肯定。问题是他们把学科课程的活动当作了研学旅行课程来实施,一方面反映学校对研学旅行课程与学科课程的关系没有理顺,另一方面,反映学校对开设研学旅行课程有顾虑,担心影响学生的学科学习成绩。试图既开设研学旅行课程,又有利于学生的学科学习成绩,这种良苦用心可以理解,但问题是混淆了研学旅行课程与学科课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