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需要时间,慢慢来

                              沈 旎

 

易娜是一位研学日本的朋友,是我观察自己和世界的另一双眼睛。那天,她说:“你比去年平和多了,不像以前那样焦虑。”我几乎把它当作一句赞语,反复地回味。

在这一年里,也听到同行关切的问询:“这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们研学旅行课程的推进有什么大动静,在忙什么呢?”

“哦,做些小事情。”

了解他们的担心,这一年里,没有举办轰轰烈烈的研讨会、评比活动,没有策划兴师动众的调研。今年的总结要写些什么,如何看得到工作业绩?并不否认这些活动阶段性的作用,只是喧嚣过后,老师们的心里留下的是什么样的印迹呢?

“欲速则不达”,这是常识,佐藤学也曾说,教育实践是一种文化,而文化变革越是缓慢才越能得到确实的成果。

可“人们老是追求宏伟的目标而忘记了常识”(钱理群语)。面对着新课程构画的美好未来,我们的心是如此的急切;面对着教育的现实,我们愤怒、呐喊、指责、皱眉、痛心疾首,可风暴式的教育活动只会带来表面上的变化和经不起考证的速成成果。

静下心来想想,就会明白,如果希望教师信任学生的能力,是不是首先要让他感受到信任,而不是对他前期经验作全盘的否定;如果希望教师对孩子有耐心,那么在课程改革的过程中,是不是也应对教师的成长更耐心些;如果希望教师散发出自己的光亮,是否首先要从教师内心中点燃光亮?你得相信,那里有向善向美的火种,需要用开放、真诚和耐心来将它点燃!

暂时放下意识形态的争论、放下那些一时不能改变的、放下形式上的轰轰烈烈,“宏伟的目标”仍在心里,知道距离、知道局限,眼神安静而从容地注视着一张张生动的脸。把教育中人的感受捧上心头,透过平和的目光,触摸老师们在艰难中的努力,潜入学校的常态化教学,敬畏其中的复杂,也欣喜于最细微的变化,欣喜是对耐心的恩赐。并不把平和低调的慢行当作退步,这种方式让人踏实,或许在新课程的路上,这样可以走得更坚实、更久远。

这一切需要时间,慢慢来。

 

 

沈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教研培训中心教研员,主要实践活动研究领域为研学旅行及研学旅行课程。研学导师研学旅行项目组核心成员,华中师范大学课程中心兼职实践活动研究员。研学导师远程研修项目研学旅行课程团队研学导师。北京市研学旅行网负责人及论坛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