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中的若干问题及策略4

 

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中的若干问题及策略(四)

 

问题表象:

    1.对学生发展的评价过分地强调过程评价,忽略活动结果评价和学生对问题解决基本能力的评价。由于研学旅行课程强调过程和体验,各地在研学旅行学生发展评价中,过分地偏重过程体验,而对学生发展的实际程度关注不够。如通过活动实施学生究竟在“问题解决的基本方法”方面获得了哪些发展,缺乏具体的评价指标。从而导致教师和学生在活动实施过程中对方法的落实和具体实施关注不够,表现在大量的初中生不知道如何设计一份简要的调查问卷、如何进行访谈等方面。

    2.指导教师不明确学生发展评价的具体指标,评价过程比较随意。调查表明,绝大部分指导教师不明确评价的具体指标;在评价的实施过程中,教师对学生发展评价的直接依据不足;“评价主体多元”的理念缺乏实施的充足条件支撑。

    3.如何评价指导教师、如何评价学校、谁来评价学校和教师等问题,成为研学旅行课程评价中的盲点。从我进行的考察和调查结果来看,实验区研学旅行课程指导教师普遍认为,学校的课程理念和办学理念极大地制约着研学旅行课程的实施,如果没有对学校的评价、对的评价,研学旅行课程的实施会有许多不利因素。

    4.初中研学旅行如何对学生进行综合素质评价,如何进入中考,小学研学旅行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如何实施?这也困扰中小学和教师的突出问题。

学生发展评价是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中的难点,也是关键点。从理论上说,关注过程,兼顾结果,强调评价主体多元、评价形式多样、评价项目多元,是研学旅行课程本质规定性的内在要求,但从实践上看,如果研学旅行课程学生发展评价的具体指标体系或评价要点、评价制度、评价机构不落实,那就难以为研学旅行课程的实施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持和技术支撑。调查表明,研学旅行课程评价的政策问题和技术问题是研学旅行课程评价必须解决的两大基本问题。我建议:

1.将研学旅行课程的目标具体化。如同美国应用学习标准一样,在评价过程中,将课程的总体目标具体化为若干个基本指标,每级指标根据不同学段(可分为小学3-4年级、5-6年级、初中7-9年级三段),再具体化分出二级指标。美国应用学习标准设计的课程目标就包括“五个目标领域”、“九种基本能力”和“学段目标分解”等部分构成。[2]日本综合学习时间的具体目标是由各县在课程推进过程中根据课程总纲(即日本中小学学习指导纲要)具体设计的。教师在指导学生开展具体活动的过程中,再根据学生活动的具体主题,设计可观察、可测量的活具体活动目标。这些目标是制定评价指标体系、开展发展性评价的基本标准。目标的具体化与评价的实施,必须要有目标细化和明确化的再设计的过程。

2.研制研学旅行课程中学生发展评价的指标体系。近两年来,北京市课程改革实验区长沙开福区、北京市柳州区、成都武侯区等实验区初步研制了学生发展评价的基本指标体系。这些评价指标体系克服了研学旅行实施过程中的盲目性。评价指标体系的研制,我觉得需要牢牢把握体验性目标、过程性目标、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从实施过程各个阶段的维度设计基本指标:自主地提出问题,明确活动主题;制定方案的合理性程度;参与活动过程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合作与交流。从过程与方法的维度设计基本指标:问题解决基本方法(如探究、调查与考察、实验、设计与制作、服务与社会实践等)的体验与运用程度;基本技能(搜集处理信息、自主获取知识、规划与组织能力、交流与合作)的发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良好个性品质和思想意识)的形成与发展等。研学旅行学生发展性评价要对学生活动具有积极的导向作用,促进学生的深度体验和发展。

3.积极探索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方式和途径,建立研学旅行学生发展评价的机制(特别是评价方式、评价制度、评价形式和评价机构)。以研学导师的《颁布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区2004年初中毕业与普
通高中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为指导思想,初中阶段研学旅行课程学生发展以何种形式进入中考,是当前研学旅行课程评价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研学旅行课程中学生发展状况进入综合素质评价的结论。建议各地以教研室为基础,组织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的主要负责人,构成实验区研学旅行课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小组。评价小组以学校指导教师对学生进行的形成性评价、学生自我评价和相互评价的结论为基础,通过对初中生和学校提供的学生活动过程的档案、活动报告等资料的分析,对学生发展进行综合素质的等级评价,初中生的升学依据包括学科考试的总成绩+综合素质评价等级。

4.将学校实施研学旅行课程、学校课程管理与开发等方面的状况进入学校整体办学质量的评价指标。教育行政部门、教育督导部门因通过对学校的办学质量的综合评价,促进中小学树立全新的办学理念,明确学校发展的思路,切实落实国家研学导师关于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基本精神和指导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