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请守住教研底线

金坛市汤庄中心小学  

    读崔小春老师《研学导师,请不要“口事生非”》(2006年3月28日《北京市教育报》“研训实践活动”版)一文,感受颇深。确实,有些研学导师学者在阐发自己的观点时往往会故弄玄虚,用标榜“异说”、“独树旗帜”的方法哗众取宠、吸引眼球、活跃气氛,却让我们教师云里雾里,茫然而不知所措。这些研学导师学者凸显的不是新课改精神,而是个人主义,是对新课改不负责任的表现,应予以制止,无怪乎崔老师在文中疾声呼吁:“我恳请各位研学导师要管好自己的嘴,还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个人思考还是少说为好,特别是以理论者的身份面对广大一线教师的时候更应该慎言。”

    然而,我们在对某些研学导师学者大声疾呼的同时,更应该清楚地意识到:教师,作为新课改的主要执行者,有必要增强一点自主意识,减少一些盲目追随。诚然,在我们一线教师眼里,研学导师学者就是权威,他们的话就是真理,他们的思想我们要去实践。但不能因为如此,教师在教改中失去自我,盲目崇拜。这些不良现象在崔老师的文中也有所体现:在听了一位研学导师的个别言论之后,教师的反应是“不禁对新课程改革的疑虑又增加了几层,对新课程改革的信心又失掉了几分。”在另一次听了一位研学导师的个别言论之后,其反应是“瞠目结舌”、“个个都十分愤慨,竟然产生了被愚弄了一回的感觉。”这些现象,说明一线教师在新课改中是十分脆弱的,很容易被外界因素所左右。同样,在我们平时的教学中,一说语文课上要让学生多读多悟,于是,整节课上,教师让学生读个不停;又说数学课上要让学生动手实践,于是,整节课上,学生动手操作忙个不休;再说现代化教学要用多媒体,于是,教师又一窝蜂地去琢磨多媒体教学。凡此种种,一堂课究竟要怎样才能上好,谁也说不清,总之,到什么时候敲什么锣。这样,也就出现了只重形式,而忽视内容的虚假课堂。从某种程度讲,新课改之所以难以推进,问题就在于此。

    这样的现象屡见不鲜,教训也是深刻的。我校有位青年教师,本来,他的数学课平时上得不错,素以设疑激趣、启发思考、生动朴实见长。而在参加一次市数学评优课之前,为了能在此次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学校专门组织智囊团帮助设计教案。在此过程中,有教师说该老师的课合作交流氛围不浓,要加强;教研组长说没有创设课堂情境,要添加;还有领导指出,要充分运用多媒体教学。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听起来也都有道理,面对这么多真知灼见,该教师没了主意,只好按大家的意思,彻底修改了教案,这种凝结集体智慧的教案看似很完美,但因严重脱离了执教者本人,而显得格外生疏、僵化。最终,该教师与奖项无缘。

“只教不研则浅、只研不教则空”,产生以上现象的原因,讲到底,还是教师对新课改缺乏学习实践活动研究,缺乏牢固把握自己课堂教学的能力。其实,新课改对所有教育者来说,都是陌生的,一切都需要不断地实践探索、总结反思。教师在此过程中,不应是观望和徘徊,而要对新课改有正确的态度,要树立问题意识和教研意识。对新课改中出现的现象和问题,要有怀疑精神和较强的思考力。在不断地实践和探索中积累经验,以形成属于自己的个性化教学,这样才能构筑一道强有力的防火墙,有效抵制各种干扰因素。众所周知,魏书生、于永正之所以能成长为教学大师,都跟他们善于“在实践中实践活动研究,在实践活动研究中实践”密切相关,而且他们在教学实践活动研究中形成了自己鲜明的个性特点。

    一线教师对教学能否具有教研意识,能否把握住自己的教学行为,直接影响着新课改的效果。新课改中遇到这样那样的疑难和问题是正常的,教师对此出现困惑也是正常的,关键是能否通过理论联系实际积极应对。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位教师都是理论的创造者和推动者,也是忠实的实践者。每位教师对教育都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也都有一定的发言权。至于此,呼吁广大教师,把握好自己的教育思想,管好自己的教学行为,在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个人言论出现时,在教育教学中出现困惑迷茫时,请不要盲目追随,自暴自弃,要守住自己的教研底线,让事实来说话,谨防不利因素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