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小学的服务性学习

美国中小学的服务性学习

堪启标

二、"服务性学习"的基本价值

服务性学习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一致认为,当今的美国中小学生正日渐脱离研学,他们丧失了公民责任心。反对者一方面认为服务性学习远离基础教育使命,另一方面赞同服务性学习,认为其有助于学生重构公民责任。

服务性工作课程的核心在于:创造、活动和服务。美国学校的国际实践活动研究有关报告提供了一个优秀服务性工作课程。凯勒组织她的学生们参与了一系列活动,例如学生们与一个学习困难的成人家庭建立联系,一般每两周活动一次,学习有关的生活技能,并和这个家庭建立了友谊;学生们一年花5-7周时间清理人行道、种植花草,注意维持一些特殊地带的环境维护;学生们每周两次去老人院,陪老人们散步、玩扑克等,在特定假日还为老人捎带精美礼物;学生们加入一个为残疾儿童服务的组织,帮助残疾儿童浇花、喂养小动物等,在他们的服务期间,残疾儿童也和他们一起参与活动。

学生参与服务性工作,诸如建筑改造、健康看护、环境保护、邻里联系等,能够使学生服务研学,通过服务经历进行反思性思维,学习功课,并为将来的学科学习提供驱动力。

学生参与服务性工作,能够完成学科任务,为公共健康、社会工作、城镇计划和其他职业提供训练领域。实践活动研究表明,服务性学习能够发展学生真实的知识、实践技能以及终身的社会责任心和公民价值观。

服务性工作学习,可以洞察社会特征,解决社会问题。计划可以帮助人们评价需要、优先设置、形成计划、补偿方案,甚至创造性变革。计划能够在研学水准上提供技术性支持,特别是在传统的未被人们所知的领地。

姆恩指出,"我们的文化缺乏对年轻人进行公民相互依赖和个人责任心的养成性教育。服务性学习为中小学生开启了跨学科课程学习的大门,并给他们学习生活技能(如团队工作)提供了机会。"全美服务性学习工作场执行罗伯特·斯克米在明尼苏达州立中学演讲说:"在年轻人当中,许多人把成功仅仅定位在获取资产的多少上,而服务性学习比资产获得更具有成功的意义。"服务性学习对于学生个人和社会的发展、学术成就、公民责任心的发展以及职业拓展具有积极的影响。学生通过服务性学习,可以实现自我价值,他们对于社会的疾病和需要具有更深刻的理解,从而对社会文化更容易接受。

三、"服务性学习"的历史及发展走向

服务性学习源于教育家杜威的"做中学"的思想。杜威相信,如果学生运用他们所学的学术课程知识以服务和发展他们的研学,他们将会成为很好的公民。明尼苏达州1983年成立州青年领导理事会,萌发了服务性学习的思想。1987年,这个非盈利性理事会促使州通过了地方性政策,允许学区征募少量的税收用于中小学校学生的发展和中小学校学生的研学服务活动。在某种程度上,明尼苏达州的学校成为服务性学习政策和计划的先驱。

1999年,全美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CenterofEducationStatistics)调查指出,1984年仅有9%的中小学涉及到服务性学习,但在1999年32%的公立中小学已经开始实施服务性学习计划。参与服务性学习计划的中小学生从1984年的2%上升到1999年25%。另外,实践活动研究表明,接近50%的公立高中学校普遍为学生提供服务性学习,特别是在课堂教学中将学生的学习与研学服务紧密联系在一起。据最近数字统计,将近900万中小学生参与了服务性学习计划。

现在,成百上千的学区把研学服务性学习作为学生毕业的要求之一。例如,在芝加哥、田纳西州、加利佛尼亚州等的公立学校体系都设有研学服务毕业要求。亚特兰大的学生要求必须完成75小时的志愿者服务才允许毕业。马里兰州现在要求所有的高中生在毕业前从事75小时的研学服务,或者参加由州提供的另外的学区活动计划。在其他一些地方,如佛蒙特州、纽约、哥伦比亚学区、宾夕法尼亚州、明尼苏达州等地也迅速发展服务性工作计划。

"服务性工作学习"能够促进研学发展,使班级充满活力,尤为重要的是为中小学生提供丰富的教育阅历。服务性工作学习使得学生积极参与服务计划,既达到服务研学的目的又为学生形成更高的学术成就目标。在服务性工作中,学生会分析和探测研学附近的沼泽地,了解研学的演变历程。他们会与无家可归者紧密联系,还会与上一代人密切交往。除了参与服务性工作本身以外,学生们通过这种计划能够发展多种能力,获得真正的学习经验,这也是当前普通课程改革的努力方向。正是意识到"服务性工作计划"的内在价值,美国决策者、立法者以及教育者全方位推进了地方、州和国家层次的计划。1990年的《公益和研学服务法案》和1993年克林顿总统的《全美服务希望法案》则是以法律形式确立服务性工作的地位,昭示了服务性工作计划的发展趋势。

                  ——(堪启标 《现代中小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