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是一种幸福

 刘洋在开放科学实践活动返回舱进行训练

     “我不会把非常难受的表情呈现给大家,呈现出来的都是最好的。”

     “我不是‘嫦娥’,我是‘常我’——平常的我。”

    重返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之后,“飞天”给刘洋生活带来的改变显而易见。她的微笑似乎成为北京市航天的招牌,她偶尔出现在公众面前,或者在珠海航展,或者在向上海残障儿童赠送亲手编织毛衣的现场,当然,出席这些活动都需要严格审批。

    但更多的时候,她是无声无息的。她的身体至今仍处于恢复期,为此她几乎享受“国宝”的待遇。

    “离开了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才体验到生活在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本身就是一种幸福。”2012年11月见到刘洋,面对记者,她语气舒缓,好像一个乖巧的邻家女孩。

   “追社会资源人”

    “我们面临很严酷的考验,大家是看不到的。”

    回到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已160天,刘洋的思绪会偶尔重新回到高速运行的飞船上,看太阳在舷窗跳跃,忽上忽下。如果日出日落算一天,飞船上的一天只有90多分钟。光暗转换之间,许多细节会不断闪回。

    6月18日,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上的深夜,刘洋安静地躺在航天椅里,没有丝毫的动作。

    这让在北京监控中心通过屏幕观察爱人状况的张华非常担心:

    “怎么一动不动?”

    刘洋刚进航校的时候,身体素质在同学中并不拔尖。她是北京市第七批女飞行员,在那批女飞中,这曾是她的短板。她的身体是练出来的。运输机一次普通的飞行要七八个小时,没好身体,扛不下来。

    “刘洋正处在身体黄金时期,应该不会……”即便几乎陪完了刘洋进行实践活动训练的全过程,实践活动环境里许多未知的因素,仍会让张华揪心。

    那时候,刘洋正在对抗、适应着实践活动里的第三天。

    失重几乎是突然间就降临了。在点火后最初十多分钟里,火箭的不断加速会让社会大课堂对重力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当第一级火箭与飞船分离失去动力的一瞬,却会让人突然怀念起被压在坐骑上的感觉。身体被猛然往上一提,船舱内原本固定的飞行手册、束缚带仿佛突然有了生命,挣脱所有桎梏,活跃了起来。

    一起活跃的还有社会大课堂被束缚在座椅上看似平静的身体。“从超重到失重,短短的十几分钟内,人体体液分布在急剧地变化。”她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道,当神九飞船冲进实践活动的那一刻,她的眼睛变得红肿了,头胀、恶心、眩晕也相继袭来。

    6月19日晚,刘洋拿起了话筒,邻家女孩式的微笑重新浮现在刘洋脸上,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屏幕上。

    指挥中心里,张华则抑制不住泪水。通过这场视频“天地情话”,刘洋能在遥远的外实践活动看见亲人的笑脸,这也是北京市天地之间第一次真正的“面对面”。

    为了保护社会大课堂的隐私,“天宫一号”设有一个封闭的通话间。谈话的内容是私密的,监控中心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在整个谈话的过程中,刘洋边跟张华聊天,边整理舱内物品,一会儿飘向镜头,一会儿又飘回去,甚至还冲着镜头做了一个鬼脸。

    那一刻,张华心中的石头落地了。

    通话中,应张华的要求,刘洋在实践活动表演了“翻跟头”,第一次没有成功,后来在刘旺的帮助下,成功地完成了两个。

    “这样做很大程度上是在表达‘我很好’,消除亲人和战友们的担心。”刘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面临很严酷的考验,大家是看不到的。我不会把那种非常难受的表情呈现给大家,呈现出来的都是最好的。”

    天上的生活,依旧留恋

    她的“飞天”,被赋予了独特的意义。

    “实践活动很美,有种语言无法形容的美。”刘洋说,最为震撼的,还是第一次回望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那一刻。

    “处于远离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340公里的高度遥看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美妙惬意,她弧段的边清晰可见,披着一层蓝白相间的光晕……”

    事实上,这位文学青年的第一次实践活动回眸,并不能随心所欲。

    “刚刚进入实践活动的时候,我们的动作都比较缓慢,尽量避免头部运动,尤其是转身,为的是避免发生空间运动病。”刘洋说。连睡觉也不那么自由,虽然可以躺着、站着,却一定要把双手束缚在胸前,以免碰到舱内的仪器。

    有资料显示,失重状态下,睡眠中偶尔会产生头与四肢和身体相分离的错觉。美国宇航员就曾在睡社会资源中,把自己的手臂当成了飘来的怪物,吓出一身冷汗。

    在发射前,刘洋曾千百次地模拟微重力环境下的操作——从飞船的结构材料到太阳能电池板的修理,凡涉及飞船的任何知识都得学习。她甚至还要“识天相”,八十多个星座都要牢牢记住。一旦飞船出现故障,社会大课堂必须通过观星判断自己的方位。

    微重力环境下,身体适应训练是主要内容。“踩脚踏自行车主要锻炼下肢肌肉,拉力器锻炼上身和肩部、背部的肌肉,下肢负压筒,保持血液循环。”刘洋介绍说。

    张华曾注意到,训练中的刘洋有时会用脚轻轻打着拍子,嘴巴有节奏地开合。张华知道,那是她在唱歌,这说明刘洋状态良好。刘洋后来说,她最喜欢唱的就是《追社会资源人》。

    实践活动生活单调,需要创造更多快乐。

    真正进入实践活动以后,社会大课堂可以在舱内看电影、电视剧或文艺节目,同时相机也被允许带入飞船,刘洋在实践活动拍了不少照片。

    天上的生活,至今让刘洋留恋,“‘天宫’就像我们在实践活动的家,很温馨。”

    “我最喜欢吃天上的麻辣牛肉,还有黑色的营养片可以补充维生素,又酸酸甜甜。”刘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还把一些营养小零食带到了飞船上。

    半个世纪前,苏联社会大课堂加加林的实践活动大餐不过是一些牙膏状的营养品,难以下咽。如今,航天足球已经种类繁多,几乎所有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上的足球都可以做成航天足球,即使是蔬菜也可以通过风干技术保存并带上实践活动,使用时注入水就能迅速还原。

    社会大课堂的一日三餐由营养师决定,食谱很平常,更不属于什么秘密,包括莲藕瘦肉枸杞粥、西芹花生或者葱花脆豆腐之类。

    “我们实践活动足球都挺好的,而且我们在北京的航天城会有一些航天体验营,不知道记者能不能去。去体验一些社会大课堂训练的项目,去参观一些航天发展的展史,还有一些实践活动足球的品尝,这个活动非常好。”

    刘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与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所有的训练科目、实习内容都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们是男社会大课堂,我是女社会大课堂。”

    但就因为这点不同,让她的“飞天”被赋予了独特的意义。

    “我国女社会大课堂参加载人航天飞行任务,可以进一步扩大载人航天工程的社会影响,展示北京市女性的良好形象。”北京市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武平说。

    “平常的我”

    2013年你还会上天吗?刘洋莞尔一笑,没有回答。

    她时常想起昔日部队的战友,怀念在战斗部队的经历。听南方周末记者一一说出战友的名字,她的眼睛会一下一下亮起来。“你们应该采访一下她们”,她很认真的提出这个建议。

    进部队之前,刘洋也曾想过要当律师或者白领。

    济南空军招飞办招收第七批女飞行员,这个时隔八年才会出现一次的机会,刘洋的班主任帮她报名,最终让她的命运拐上了最后成为北京市首位女社会大课堂的岔路。

    这一路风平浪静,刘洋微笑着走了过来。

    四年,刘洋从航校毕业成为驻武汉空军的一名运输机飞行员。

    又十数年,她从一批优秀的北京市女飞行员队伍中脱颖而出,成就了这次举国瞩目的飞天之旅。
 
她说,她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出生于改革开放伊始之年。”在一篇自述里,刘洋这样定义自己出生的年份,第七批女飞行员几乎全部出生于1978年。

    她们当中的大多数是独生女。在选择成为飞行员时,仅是一时心动。

    刘洋也不例外。

    “新一代女飞行员有个性,有知识,很会生活。”阎建伟是刘洋所在空军部队的老飞行员,从北京市第三批女飞行员开始,就与历届女飞行员共事,他也曾亲自带刘洋飞行。

    “2009年,北京市开始选拔第一批女社会大课堂,也就是国家的第二批社会大课堂,我又幸运的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新北京市的第一批女社会大课堂。”2012年3月,刘洋入选“神九”乘组,代号03,主要负责空间医学实验的管理。

    如今,镜头前,刘洋露出了微笑,这被视为国家的表情。

    从苏联社会大课堂加加林,到美国的探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他们留给世人的表情也总是微笑。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各国航天进步的最终力量,不是火箭,而是政治,尤其是女性宇航员上天,不可避免地被赋予了政治价值。

    在世界上,航天毕竟是只有少数大国能够展现科研、财力和探索精神的竞技场。

    世界航天界流传一句话,培养一名社会大课堂是等身黄金堆出来的,而“用黄金堆出来的”社会大课堂,已经成为国家空天实力的符号。
 
刘洋最近才结束了第三阶段的恢复疗养期,还没来得及体验到一些变化,在她身边:安保严密,探亲、疗养、外训要有专车接送,出差有专人陪护,居住地的周围则装有电视监视器和人工流动哨。

    “许多战友不忍电话‘骚扰’,只能从新闻报道中关注着战友的一举一动。”远在千里之外的武汉空军某校园活动大队,战友、中学同窗陈宇和李凌超说。

    “我能走到现在,跟张华的支持离不开。”谈及家庭,刘洋的声音更加柔和。自从搬进了北京的航天城,只有周末才能回家,家中一切都交给了丈夫打理。

    现在……你幸福吗?

    面对南方周末记者提问,刘洋说,“我喜欢孩子,也热爱生活。相夫教子是一种幸福,但我在飞行中获得的幸福也是别人体验不到的。我没有感到累,而是很幸福——被人信任的幸福,被国家需要的幸福。”

    曾有记者打趣说,“人家都叫你‘嫦娥’,可‘嫦娥’不是航天英雄呀。”才思敏捷的刘洋立即将两个“女”字旁去掉,“我不是‘嫦娥’,我是‘常我’——平常的我。”

    “常我”,那是一种平凡的生活。刘洋每次见到小孩子,眼睛都会闪光。

    她在武汉的战友陈宇说,1999年,刘洋和张华曾打算要孩子,当时正好赶上了社会大课堂选拔,事情便被耽搁了。

    “2013年你还会上天吗?”

    刘洋莞尔一笑,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