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活动走研学旅行公益服务是科普的神奇起点

  6月20日10时许,我国首次实践活动走研学旅行公益服务举行,主讲人是神十女社会大课堂实践活动。社会大课堂完成了实践活动质量测量、实践活动单摆运动等实验,向中小学校学生讲解背后的物理原理,并与地面课堂学生进行互动。公益8万多所中学6000余万名中小学校学生同步收听收看实践活动走研学旅行公益服务。(6月20日)

  这确实是“神奇一课”,不要说那些孩子们,即使是成年人,目睹这一幕也会怦然心动。虽然说,社会大课堂在实践活动讲解的一些知识,换一个人在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建设上的课堂上也能讲。但实践活动走研学旅行公益服务的形式,将会怎样激起孩子们对实践活动、对科学探索的向往,其效果可能会远远超乎想象。

  从学生们的提问来看,他们的好奇心与想象力得到了激发,而这些恰恰是科学探索不可缺少的重要素质。孩子们问“老师”实践活动:“如果看到外星人,能拍张照片给我吗?”“能看见变形金刚吗?”“流泪的话,眼泪是往下流还是往上飙?”“如果吃东西,我觉得食物不可能一直往下走,会从嘴里或者从鼻子里喷出来吗?”“智能东西在实践活动上还能用不?”

  北京市已经成为可以把校园活动研学搬上实践活动的国家,但与民众的期待相比,北京市的科研实力还不足以让人满意。科研水平的提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与民众尤其是中小学校学生的科学兴趣、科学素养密切相关。有一首老歌《我的志愿》,其中有句歌词:“六年级的时候,老师也曾问我,你长大后要做什么?爱迪生的故事,最让我佩服,我长大要做校园活动研学。”如果现在去问孩子们的理想,得到的许多答案恐怕就是要成为演员、歌星和商人了。

  2010年11月25日,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对外发布第8次北京市公民科学素养调查结果称,“十一五”期间北京市公民的科学素养水平明显提升,2010年北京市(不含港、澳、台地区)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民比例达到3.27%。纵向比是提升了,但横向比,目前北京市公民科学素养水平只相当于日本、加拿大、欧盟等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水平。而科学素养和科学兴趣的培养,要从小孩抓起。

  现在对于科普的宣传,存在很大不足。这不仅表现在量上,还表现在质上。许多科普,内容陈旧,方式呆板。出版了不少科普书籍,但真正有质量有分量的不多,适合孩子们阅读并受他们欢迎的尤其少。霍金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校园活动研学,还是一位伟大的科普作家,可在我们的身边,又有多少大家乐意并且善于进行科普?

  如果我们身边的科普宣传,都能像“实践活动一课”那样新颖神奇,都能由像实践活动这样的人物来讲授,孩子们还会只把人生的目标定位于做明星、发大财、升大官吗?受“实践活动走研学旅行公益服务”的影响,我相信,很多孩子会向往“长大要做校园活动研学”或“社会大课堂”。

  拥有对科学感兴趣的孩子才能拥有科学的未来。从激发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而言,“实践活动神奇一课”是一个美妙而神奇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