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学旅行课程评价从何处入手?

研学旅行课程评价从何处入手?

 研学旅行课程是从学生的真实生活和发展需要出发,从生活情境中发现问题,转化为活动主题,通过探究、服务、制作、体验等方式,培养学生综合素质的跨学科实践性课程。研学旅行课程这一课程性质决定了其开发、实施与评价是融为一体的过程,因此,研学旅行课程、教学与评价是一体化的过程。

 研学旅行课程评价的首要功能是让学生及时获得关于学习过程的反馈,改进后续活动。研学旅行课程的评价需坚持成长导向,通过对学生成长过程的观察、记录、分析,为更好地促进学生成长提供依据。在研学旅行课程开展的不同阶段都包含着评价的要素,如对学生提出的纷杂探究主题的评价,对学生制定的探究方案的评价,对学生探究过程中的合作状态、实践活动研究方式与进展情况等的评价,对学生作品展示与交流分享的评价等等,无不构成了不同阶段不同视角的研学旅行课程评价。一方面,评价可以记录学生的各种学习印记如调查报告、设计模型、主题演讲、探究记录等,成为高度激发学生学习动机的教学工具。另一方面,评价为教师、学生和家长提供不同形式决策所需要的信息,有助于帮助学生改进探究与学习、促进教师将评价信息转化为教学决策与实践。

 二、聚焦学生的合作探究与精彩观念,做好写实记录

 不同于学科课程着重关注既有知识体系的理解与掌握,研学旅行课程的评价焦点转向该课程所致力于学生成长的学习与创造、问题解决能力、媒介与技术应用能力、合作交流能力、关爱意识与能力等核心素养,具体体现在学生在开展探究实践过程中探究兴趣的激发和维持、与同伴合作推进探究、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并形成合理解决方案、运用媒介技术搜集信息并形成自己理解与观点等方面。

 对学生的探究实践活动进行评价时,要挖掘探究主题的深层价值与意义,做到自我、社会和他人三个维度的融合。学生的探究活动本身以及探究的结果并不是研学旅行的最终目的,研学旅行课程更为关注的是通过探究活动的展开,学生所进行的自我发现与自我塑造,学生对个人、自然与社会之和谐整体的体验与思考。研学旅行课程评价不应局限于寻求“是什么”的“纯事实”层面,更应该拓展到“应该是什么”的“价值”层面。所以,研学旅行课程评价应引领学生重审对探究对象的认识、重构与探究对象的关系、与同伴合作解决问题、磨练道德敏感性、反思自己的生活学习方式、养成良好生活学习习惯等。

 近期某知名小学学生以大数据方式探究苏轼并撰写长篇实践活动研究论文的媒体报道引起广泛关注甚至带来争议,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人们对低龄学生开展探究时应有的恰当姿态之期待。信息技术的便捷与资源的易于获取,使得小学生也可以做相对高深的实践活动研究。我们要警惕格式规范、一知半解的僵化知识甚至他人观点堆砌的所谓实践活动研究,应该对学生信息搜索、选择、评价、应用、转化、分工、合作的能力进行评价与指导,指导学生将国际旅行社搜索、现场实践活动研究以及自己的思考进行整合汇通。如果老师只是把研学旅行课程探究看作一种步骤组合的研学旅行方案咨询策划服务学校项目而不深究价值关涉和物我关系,学生习得的可能只是冰冷的探究方法或零散的知识片断,难以形成让探究融入“我”的生活进而完善自我的持续力量。

 研学旅行课程不把或主要不把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作为目标,宜主要采用描述、展示、解释、对话等质性评价方式,指导学生如实记录参与活动的具体情况并收集相关事实材料,尤其应聚焦并描述记录学生的合作探究以及探究过程中精彩观念的诞生与延展。

 三、凸显学生的自我反思,建立档案袋

 研学旅行课程主张多主体评价,教师、学生、同伴和家长等都可以对学生行为和表现进行评价,但学生如何正确认识和评价自我还有赖于自己的反思、综合和判断。研学旅行评价的依据应来源于学生在活动中的亲身体验、悉心观察、感悟与思考等,离开这些活动过程中的原始数据积累,评价便难免有失偏颇。研学旅行课程的评价倡导“自我参照”标准,引导学生对自己、对他人在活动中的表现进行“反思性评价”,强调中小学校学生之间、同伴之间进行个性化的鉴赏和评价,强调对“作品”的描述和体察,强调欣赏和关注同学的优点和长处,强调自我反思。这就要求学生自觉投入活动过程、调动积极的智力和情感因素、分享和思考活动过程中的问题、主动审视自己的行为和表现。

 档案袋方式是研学旅行课程比较常用的评价方式。在活动过程中,教师要指导学生分类整理、遴选有代表性的重要活动记录、典型事实材料以及其他资料,形成每个学生的研学旅行档案袋,作为学生综合素质档案的重要构成,是学生自我评价、同伴评价、教师评价学生的重要依据,也是招生录取中综合评价的重要参考。在运用档案袋时指导教师和小组成员一定要清楚设计什么类型的档案袋,如果是理想的作品集,该如何决定作品理想与否,需要大家交换看法,达成一致意见,挑选最能够代表小组水平的作品。如果是过程型的档案袋,则可把每个成员认为有用的资料都收集进来,内容可随着活动的开展而逐渐丰富。学生可与同伴、指导教师一起,经常整理档案袋,共同鉴赏其独特之处,指出其有待改进的地方,使其日臻完美。

 四、整合多种评价数据,开展科学评价

 研学旅行课程的评价不再是检查表层知识的掌握,而是聚焦并考察全球化复杂社会环境所珍视的关键核心素养,如学生批判性思考、检验问题、收集信息、做出明智理性决定的能力以及合理使用技术的能力。因此,需要运用多种评价方式来将内隐的核心素养转化为可观察可感知的外在表现,比如可以借助态度调查问卷、表现性评价等方式来评价学生的核心素养。但无论运用何种方式,其先决条件为观察。在进行观察时,要有简洁、真实、恰当的记录描述作为支持性的资料和证据,这是研学旅行各种评价方式运用的基本要求。当前信息技术的强大交流互动功能使得每个人都成为信息创造者和发布者,可以更好地探索与发挥信息技术在评价应用方面的潜力,比如技术支持的过程性评价与总结性评价、电子档案袋等,以便能够更加全面、真实地记录学生在研学旅行课程中的探究轨迹与发展数据,为最终的科学评价提供鲜活、具体、真实的数据。

 研学旅行课程评价的真正意义是引导学生持续实践、体验、省思,借此不断改进教学、教师与家长共同协助学生成长。不管何时使用标准来判断学生的学习,也不管这些标准是研学导师制订的、教师制订的或是中小学校学生共同协商制订的,我们都应该与学生分享我们的期望,让评价成为学习过程的一部分。指导教师可依据某个主题活动的需要灵活确定评价的内容、方法、工具、标准,但不可拘泥于某种固定的模式。我们可以组织作品交流、活动展示、探究报告辩论会、艺术表演等活动,把家长及教师的描述性评定与学生自我反思或互评结果以及管理部门或研学导师的意见等进行整合,将评价表、档案袋等各种评价数据进行综合评定。原则上每学期末,教师要依据课程目标和档案袋,结合平时对学生活动情况的观察,整合多种形式的评价数据,对学生综合素质发展水平进行科学分析,写出有关研学旅行情况的评语,引导学生扬长避短,明确努力方向。

 评价历来是教育问题之集中反映也是其症结所在。日益复杂的社会变革对学生发展和教育评价不断提出新的挑战。评价变革最为关键的是转变对评价理念与评价功能之本质内涵的认识,以及在实践中探索新的资源与工具,发展对评价的理解、将评价整合于探究与教学中。聚焦跨学科核心素养的研学旅行课程之评价需要我们持续合作实践活动研究与实践创造,将评价作为一种指引,引导学生在创研学旅行、合作交流、批判性思维、关爱意识与能力等领域迈向卓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