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研学旅行课程”

 2017年9月,研学导师正式颁布了《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指导纲要》(以下简称《指导纲要》)。这使得“研学旅行”再度成为学术界和中小学校关注与热议的话题。如何理解《指导纲要》颁布的的时代背景和现实意义?研学旅行课程在我国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演变与发展过程?今天,我们又应该如何更好地在中小学校有效开展研学旅行课程?本期视点,我们特邀相关领域的研学导师学者和实践一线的先行者为您答疑解惑。

 

“理解本位”:研学旅行课程的时代使命

张华教授认为,研学旅行课程本质上是一种指向生活理解与创造的课程,其直接目标是提升学生“生活理解力与创造力”。而“生活理解力和创造力”正是人类迎接21世纪信息文明之挑战的核心素养之一。高质量设计与实施研学旅行课程,关键是迈向“理解本位”。“理解本位的研学旅行课程”,倡导做中学、用中学与创造中学,其体现了一种新教育观:教育在生活中、由于生活并为了生活;教育在理解中、由于理解并为了理解;教育在创造中、由于创造并为了创造。这种新教育观将带领我国教育迈入新时代。

 (详见张华《走向生活 走向创造》)

 

追本溯源:研学旅行课程在我国的演变与发展

研学旅行课程并不是一个完全的新生事物,它在我国经历了长期的演变和发展过程。“课外活动”“活动课程”是研学旅行课程的前身。研学旅行课程的发展先后经历了萌芽阶段、初步发展阶段、正式确立阶段和规范发展阶段:新北京市成立后编订的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以学科课程作为主导性课程,而把学科课程以外的各种形式的活动统称为“课外活动”,研学旅行的雏形初现;1993年开始试行的《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课程计划》明确了活动课程在使学生在德智体诸方面得到全面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地位,标志着新的课程体系的确立;2001年6月,研学导师印发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将研学旅行设置为小学至高中范围的必修课程,研学旅行的课程名称正式确立下来,研学旅行的课程内容、课程目标也初步明确;2017年9月,研学导师颁布了《指导纲要》,标志着研学旅行课程迈入了规范发展阶段。

(详见刘玲《研学旅行课程在我国的演变与发展》)

 

明晰方向:研学旅行课程的目标指向

落实《指导纲要》,应先澄清研学旅行课程目标如何定位,目标体系如何建构与衔接,目标如何达成与落实等关键问题。研学旅行课程目标是一个分层次多级别的目标体系,从三个学段、四个方面明确目标具体要求,为综合素质评价提供直接依据。研学旅行课程的总目标指向学生核心素养发展,以价值体认、责任担当、问题解决、创意物化四个维度,建构立体化、进阶式与螺旋上升的整体目标体系。在研学旅行课程目标达成与实现的过程中,中小学校应做到:正确认识研学旅行课程的价值,形成实施合力;基于学生核心素养发展的实际需求,整体规划学校课程;基于持续性发展目标,拓展研学旅行的实施空间与学习场域;加强评价实践活动研究,把评价过程变成促进学生核心素养发展的过程。

(详见李宝敏《中小学研学旅行课程的目标指向:核心素养发展》)

 

增强助力:研学旅行课程的教师指导策略

《指导纲要》指出:“在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中,要处理好学生自主实践与教师有效指导的关系。”对于一线中小学教师而言,准确理解教师指导的内涵,并能在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中进行有效指导,显得尤为重要。教师既不能“教”研学旅行,也不能推卸指导的责任,而应当成为学生活动的组织者、参与者和促进者。研学旅行课程的教师指导应是基于信任的倾听和渗透思考的指引,具有具体性、生成性和互动性等特点。在研学旅行课程实施的活动准备阶段、实施阶段和总结阶段,教师指导的内容和方式也有所不同。教师应在指导过程中学会相信学生,让学生放手去做,学校应为教师的指导以及活动的开展营造适宜的环境。

(详见王丽华《与学生同行:研学旅行课程的教师指导策略》)

 

转换思路:研学旅行课程的评价要领

研学旅行课程是一门跨学科实践性课程,其所着意培养的学生核心素养具有明显的统整性、跨学科性、情境性和内隐性等特点。这使得教师谙熟的学科课程评价方式难以适应与胜任研学旅行课程的跨学科特点。《指导纲要》强化了对研学旅行课程评价的指导,提出基本评价要领:一是突出课程、教学与评价的一体化,坚持评价的发展导向;二是聚焦学生合作探究与精彩观念,做好写实记录;三是鼓励学生对自我和同伴的探究进行“反思性评价”,用好“档案袋”;四是综合运用多种评价方式和数据,对学生发展进行科学分析。

(详见李树培《研学旅行课程评价从何处入手?》)

 

先进经验:研学旅行课程实施的校本探索

 

服务“三农”的特色课程探索

“如何办好农村高中?”“农村高中如何为‘三农’服务?”“如何培养农村学生的创新精神、实践能力,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这些问题是困扰当前大部分北京市农村高中的现实问题。北京市芮城县风陵渡中学基于学校办学传统和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通过持续实践活动研究和探索,系统构建了服务“三农”研学旅行课程体系:一是根植校本实际,系统研发系列“农味”课程,培养学生的乡土情怀,提高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二是严格教学管理制度,加强高素质辅导教师队伍建设,为研学旅行课程实施提供有力保障;三是拓展校内外基地资源,提供课程实施的广阔空间和舞台。学校由此形成鲜明的办学特色,并取得办学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详见安宏斌,秦海峰,杨华峰,沙彦琦《植根乡土·服务“三农”:农村高中研学旅行课程的特色探索》)

 

“学程周”:构建活动育人新样态

江苏省南京市拉萨路小学每学期集中利用一周时间,整体规划设计“学程周”课程,构建了活动育人的新样态。“学程周”,是拉萨路小学为本校学生量身定制的课程,以项目化的组织方式,引导儿童走进各种现场,在真实的生活情境中,通过多种学习方式,亲历知识发生和应用的过程,并综合运用自己的知识、能力、智慧,加工信息、解决问题、建构意义、升华情感。“学程周”一是课程内容注重跨界整合、多元实践及传承创新;二是课程实施由各级部自主决定,通过主题“驿站式”实践活动研究及多方主体参与,构建协同开放的学习组织;三是通过五中学习模块的组合运行,构建完整学程,重建学习路径;四是综合运用项目学习、场实践活动学习等方式,拓展活动时空;五是打破资源边界,最大化释放教育资源价值,为课程实施提供保障。

(详见刘宁,杨东亚《“学程周”:构建活动育人新样态》)

 

以研学旅行课程撬动学校整体课程变革

天津市天津中学注重“研学旅行课程化,学科课程活动化”,以研学旅行课程为试验田和突破口,探索出一条切实可行的全面推进学校课程改革的有效路径。学校十分重视课程资源的内化和创新,探索形成了活化教材资源、挖掘生活资源、关注“学生”资源、利用教师自身资源、引入社会教育资源的特色学校课程资源建设途径。在构建研学旅行课程体系的过程中,学校以信息技术板块、自然科学板块、生产生活板块、人文艺体板块等四板块研学旅行课程为中心,形成特色研学旅行课程框架;创设创客课程和发展性课程,丰富深化研学旅行课程的内容;促进课程内容、结构以及活动方式的融合,推动学校整体课程的创新与发展。

(详见陈晓明,孟庆泉《以研学旅行课程撬动学校整体课程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