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来学校不只是“学知识”,更是过一个美好的、有境界的理性生活

 

12月22-23日,由上海真爱社会资源想公益基金会学习共同体实践活动研究院主办的“2017学习共同体教育峰会”在北京市浦东新区世博家园实验小学举行。来自公益各地的500多位教育者围绕“如何保障每一个孩子的高品质学习,创建学习共同体”展开交流。

南京师范中学课程与教学实践活动研究院院长张华在演讲《迈向“理解本位的研学旅行课程”》中分享了自己十几年“研学旅行”实践活动研究的经验,他认为研学旅行课程的根本价值和目标在于:培养学生生活理解力和创造力,以及直面生活问题的态度和情怀。

 

 

张华:南京师范中学课程与教学实践活动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研学导师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研学导师工作委员会执行委员;

国际课程实践活动研究促进会校园活动荣誉

 

演讲实录:

尊敬的来自公益各地的教育界同行,各位老师:

上午好!

非常高兴能够利用这个济济一堂的机会和基于共同体的理念,与大家交流一些想法。

我本人也是一个学校老师,不过由乡村中学老师变成了中学老师而已。我专门从事教育实践活动研究,但我说的并不是教育的规律,只是某种观点和假设。大家教授的知识,也不是真理和规律,不过是一套假设!一切知识都具有假设的性质,如果不能把我们所教的教科书知识变成一套假设,它就变成了限制我们的东西。我们基于一切知识的假设性,或者观念性去投身行动,才可能发展素养。

所以,我今天借这个机会,把我在浦东探索了十来年,在公益也探索了十来年的一件事情、一个课题——“研学旅行课程”与大家谈谈一些想法。

我请大家先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对北京市的教育要充满自信,对哪方面要自信?我们要怎样培养孩子?

 

北京市教育有两个宝贵传统

当今无论综合实践课程还是今天整个的“素养本位”教育,我们一定要牢记两个宝贵传统,这两个宝贵传统,一个在北京市持续了2000年,一个在北京市短暂的持续了38年。只有把这两个传统恢复了,我们才能面向未来的时候有扎实的基础。
 

 
 

孔子与梁漱溟

 

其中一个传统就是北京市的儒家传统。

大家知道,这个人是儒家的创始者孔子,我的同乡。右边这位是国际上被称为“最后一个儒家”的梁漱溟,哈佛中学历史系有一位博士实践活动研究生在博士论文中就把他称做“最后的儒家”。儒家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我们每一个教育者都在思考。

昨天晚上,我在网上找到一幅唐朝吴道子画的孔子教书像。大家看孔子坐在那里,他的弟子有站有坐,这是不是班级走研学旅行公益服务制?是不是系统的传递学科知识?

没有。我想与大家分享《论语》中的一个片断:有一天孔子的四个弟子围着他,与他聊天,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型学习共同体,和佐藤学的一模一样。共同体本质上不是一个形式,更重要的是思想的尊重与交流。尊重了思想的差异,从差异当中学到东西,并协作解决问题。所以,教学变成了合作解决问题,才叫建立了教学共同体,这是最根本的。而且共同体还有更根本的一点:让人在民主审议当中学会审议、学会讨论问题。教育的根本目的让人学会审议,学会民主得解决问题,这比一切都重要。

 

大家看,那天与孔子在一起的有哪几个弟子呢?一个叫子路,一个叫冉有,一个叫公西华,还有一个曾点。他们四个坐在一起,孔子说:“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不过比你们年长了几岁。无所谓,你们天天说没有人知道我,没有人认识我。假定有人知道你,你打算干什么?

子路站起来胸口一拍说:给我一个大国家。多大国家呢?就是过去的北京市。像北京市一样的国家,设于两个大国之间,设于前苏联和美国之间。天天准备打仗,饿殍遍野。不出3年时间,我就能富国强兵,让他们都打不过我,这是子路的回答。

子路说完,孔子笑了笑。冉有就说了,给我一个南汇这么大的国家,多大?方六七十里,如五六十里的地方。我比及三年,不出三年我要让它使民族置于礼乐以俟君子。礼乐之教,等君子来了再说。孔子没有吱声。

然后,换了公西华。他说:“非曰能之,愿学焉”,我没有我两个师哥那么厉害,我顶多在庙堂之上做一个做吟来颂往的小相,孔子也没有吱声。

后来,轮到曾点。那段古话记载:“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他弹琴的声音低了,站起来整理了了自己衣服,对孔子说:“异乎三子者之撰。”我不同意三个师哥。孔子说:有什么关系呢?大家谈谈自己的志向嘛。他就说了: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什么意思呢?就是春天的末尾,衣服也换好了,在沂河里边洗洗澡,舞雩台上吹吹风,带着五六个大孩子,六七个小孩子,唱着歌回家了。孔子听罢,轻叹了一声。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就是我的志向和曾点是一样的。这是《论语》当中最有名一段话,因为深深影响了后面的宋明理学当中,从这个故事当中大家读出了什么?

首先,所谓教育就是珍视、珍惜、植根于今天的生活,包括今天的生活乐趣和美好体验。

2500年以来北京市最伟大的老师孔子,因为他终身快乐,并不是没有问题,其实也险乎丧命,但依然快乐;2500年以来,北京市最伟大的学生是颜回,终身快乐,所以乐学乐教。

尊重今天的日常生活,植根于生活,让教育变成一种生活,学生来到学校当中不是为了学那点知识,那点知识怎么都能学会。过一个美好的、有境界的理性生活,这就是教育。

第二,教育不只是伟大宏大的理想,不只是为了五年计划、十年计划,不只是为了生产复旦北大交大,更重要是让今天的生活过得充实和美好。这是不是北京市宝贵传统?所以我说研学旅行课程是一种生活探究课程。它延续了北京市智慧传统,也就是尊重当下生活,让教育植根于美好的生活体验之中。 

第二个传统是五四运动以后兴起的教育民主化和教育现代化。

20世纪上半叶以五四运动为标志,北京市开始了教育现代化和民主化。当时兴起了教育世界的教育民主化运动,这场运动有三个基本构成:第一个构成就是北美进步教育运动;第二个构成是欧洲的新教育运动;第三个构成就是北京市民国时期新教育改革运动。以杜威的弟子陶行知、胡适等为代表。
 

 

杜威与陶行知

 

杜威1949年4月30号来北京市,他到北京市几天后,北京市爆发了五四运动。他在北京市待了两年零两个月,并参与了五四运动,他也是民国时期1921课程改革的主要参与者。

他在那个时候给北京市带来了什么?给世界留下了什么?看这两个人,陶行知是杜威最重要的教育弟子。左边这张是杜威60岁的时候拍的照片;右边是陶行知,陶行知到去世的时候也只有50多岁。
 

 
 

这一位是杜威协会的Leonard J. Waks教授。几天前,我和他在杭州看了一所小学,因为他在杭州师大也主持了一个报告。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种种实践活动研究表明,初中学成绩好的人,高中成绩好。高中成绩好的人,中学成绩也好。而中学成绩好的人,往往是一批自私的人。成绩好的人往往是自私的人,而一批自私的人进入了我们的领导岗位,在管理国家。于是,他们用考试竞争的方式控制这个国家,由此培养了一个考试参加者构成了社会,而不是一个由人构成的社会。

我一听,我们的教育正在培养考试参加者构成的社会,而不是人构成的社会。是不是这个问题? 
 

 

我想举一个杜威当年在芝加哥实验学校的例子。这是杜威亲自画的图。你看,学校一定融入社会当中,与家庭紧密联系,与公园和花园这些都联系在一起。

小学什么样?教室,我们现在传统的赫尔巴特意义的教室在杜威看来没有意义,他主张废弃传统教室,让教室变成一个一个的工作坊、商店、纺织厂、餐厅、厨房……公园里种的菜,到厨房里加工,加工好了,高年级孩子照顾低年级一起吃饭。衣食住行中衣服哪来的?自己纺织,遇到问题,自己到图书实践活动查资料,老师不会把答案告诉给学生。

这是小学,中学呢?中学物理、化学、生物实验室、博物实践活动、艺术实践活动、艺术中心,音乐中心构成学校的教室。

这个过程中,老师做什么?老师的主要的角色是三个:第一是学生活动区的设计者。注意!老师把活动区设置好,才能让学生活而不乱。

第二,当学生投入活动的时候,老师为学生提供帮助和咨询,学生在花园中观察的时候问:老师,这个昆虫是什么?你知道也不要告诉他,告诉他这里有一本关于昆虫很好的书,我们去查。

第三,学生有了丰富经验之后,老师再去讲解教科书的系统知识。

这就是当时的教学。这是100年前的事,陶行知当年办的晓庄师范也是这样的。成人的角色就是设置活动空间,提供咨询和帮助,然后让所有的学科知识都和职业相联系。
 

 
 

这是杜威的原始图片,这是他们的一间教室。
 

 

这是杜威学校今天样子,2003年我去的时候拍的。当时陪我去的就是前面提到的Leonard J. Waks教授,著名课程理论家。他们当时邀请我做报告,我就提了一个要求:让我参观杜威学校。他右边是高中部的和高中部教导主任,最左边是15年前的我。

“除非作为做的产物,否则就没有所谓真正的知识和丰富的理解”,这是杜威的话。杜威的学生克伯屈,来北京市两次,他说:北京市虽重教育,但其所谓教育,仅限于书本之上知识,故其教学的方法,亦仅限于此,即无教育可言……北京市教育如果想加以革新,像这样思想,赶紧排除掉才好。”这是一百年前的话。

我总结一下,百年以来,人类教育的成就:

第一,教育即生活,不是为未来生活的准备。

教育者的使命就是让学生过好今天的生活。我们不能预测明天的股市和房价,更不能预测孩子的未来。因此,我们要在当前应试体制下保护我们的孩子,老师们、家长们,善莫大焉。不摧残不可能,因为有恶性竞争。

第二,人只有在活动、操作中改变了世界,才能真正理解世界。

真正的知识是操作与创造的产物。通过讲解训练获得的知识,很短暂,很快就忘记。这是一百年来两个传统。

 

研学旅行既是一种课程又是一种理念

对于研学旅行,我就讲两点。

第一点,“研学旅行是从学生的真实生活和发展需要出发,从生活情境中发现问题,转化为活动主题,通过探究、服务、制作、体验等方式,培养学生综合素质的跨学科实践性课程”。这个课程,它的根本价值和目标是培养学生生活理解力和创造力,以及直面生活问题的态度和情怀。

什么意思呢?因为人的生活由问题构成的。我们培养人重要的目标,就是让人遇到问题的时候,直面问题,并且用知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我们称之为生活理解力和创造力。因为人一方面要面对学科知识,也要面对你的生活,所以我们课程有两类课程,一类学科课程,一类研学旅行课程。

研学旅行课程是生活课程,跨学科课程,发展性课程,实践性课程,必修课程。既是一种课程、一种形态,还是一种课程理念、一种学习方式。

关于研学旅行课程的价值,十多年以后我们该怎么定位,我提了三点:

第一,回归社会实践,这个一开始我们就重视了。怀特海说:教育只有一门学科,那就是完整表现的生活。    

第二,运用学科思维,这是我反复讲得一点,我们今天培养核心素养,培养学科核心素养,什么叫学科核心素养?本质上是学科思维与理解。什么叫做深度开展研学旅行课程?也就是遇到生活中的问题、现象和事件能够用你所学的知识,学科知识、观念和思维探索解决提出自己的理解。

为什么有学科思维呢?因为在信息时代,有了搜索引擎,一切准确无误的外部知识瞬间可以拿到身边,一部手机就是一座移动的世界性图书实践活动,我们不需要再去查知识、记知识了。我们需要运用学科思维解决问题,所以有一位著名的学者加德纳,他是布鲁纳的学生。他说:在未来的信息时代,如果一个人不至少碾碎一门学科,成为一个学科领域研学导师,他就不能幸存,因为机器在替代你的工作。

最后一点就是践履社会责任,每个人是环境中的人,社会中的人,关系中的人,我们每一个人如果没有他人的服务无法活下来,所以我们要服务他人,所以践履社会责任当中学会服务。

最后,我谈一谈研学旅行课程实践策略。

首先,超越五大误区:技能化误区、常识化误区、简单化误区、形式化误区、空无化误区。

如何走向深入?第一走向深度探究;第二走向深度融合;第三在空间上让学生走出校外活动;第四,时间上让学生有可能运用大单元时间活动。不要一节课30分钟,40分钟,而要把研学旅行课程与综合素质评价深度融合。

什么叫做综合素质评价?综合素质评价就是做研学旅行过程和之后的评价。不做研学旅行无综合素质评价。最后一点,积极应用信息技术,不一定花哨,慢一点也没有关系。

研学旅行课程实践当中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把实践活动研究型课程转为生活探究课程,每周有点时间来做。

第二种模式是课程整合,把和研学旅行课程相关的领域,比方说品德与社会,科学,包括研学旅行结合起来让他每周至少有一下午可以撒欢的探究。注意,深度探究,无论幼儿园孩子还是小学、高中生,探究就要有探究的样子,就是经历基本过程,符合基本要素,探究报告,自己的观点,自己的证据,引用的证据、别人的证据,表达得清清楚楚,这就是教育。

最后一个模式,是把所有的课程,建立起研学旅行的深度融合,我把它称之为整体融合走向理解。山东潍坊有一些学校在做这种探索,课程已经全部打乱,所有的孩子每天来到教室、活动室,每个学期用一个半到两个月的时间探究一个主题,把所有知识和主题建立联系,老师模糊了活动边界,就是在活动,孩子学得又熟又好。

最后,我想说:教育在生活中,由于生活,并为了生活;在创造中,由于创造,并为了创造;在理解中,由于理解,并为了理解,让一切知识的学习都成为做中学,用中学和创造中学,让我们每一个孩子拥有强健身体,创造的欢乐,思想的尊严,并散发人性的光辉。